活在当下

图片

尤金·奥凯利是美国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。正当他处在事业巅峰时,2005年5月,他被诊断为脑癌晚期,最多还能活3个月到6个月。他用这剩下的时光,为生命画上完美的句号,并告诉世人:人生不可以重来,不可以跳过,我们只能选择最有意义的方式度过,那就是活在当下,追逐日光! 我在漫漫人生路上减速前进,这是毋庸置疑的,只是让我感到有些难以掌控,其实也不能完全这么说,这也需要我集中精力去把握,把握好我能够掌控的命运。

在过去,我曾经聘请过一位顾问来帮助我。在就任公司董事长之后,我设定了3个目标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,也是我希望能成为公司未来财富的一个目标,就是要帮助员工过上更加平衡的生活,协调好工作与生活的关系。在我确诊之前,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扎实的成效,我们曾经召开过多次研讨会,来探讨该怎样实现这一目标。在全国各地的分部都举行过这样的研讨会,很多公司的合伙人及其爱人都受邀参加了这样的会议。我和其他人都认为,这位聘请的顾问给我们最重要的一条启示就是:如果我们能够不要太过于注重控制时间(因为时光流走根本不受我们的控制),而主要控制自己的精力分配(这是很有可能实现的,因为我们可以驾驭自己),我们就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功。

现在,我自己遇到了如此严峻的挑战,显而易见,这一注重工作和生活平衡并改良了公司文化的原则对我也大有裨益,我需要用一种新的视角来思考和看待这个世界,来接受我突然间减少了的人生时光。不要太多地去考虑时间,不要过多地去看未来。这样的处世态度看来对我是有帮助的。

不过,我在用这种新视角看待世界的同时,也不想丢弃自己的核心价值观。无论如何,在这54个春秋间形成的价值观、处事方式和处世哲学,还是非常奏效的,它帮我在商业世界中赢得了荣耀。我觉得还是要坚持自我,追求自己想要的,尽管我知道自己也要加入新的元素。我确实无法屏弃塑造自我的那些核心价值观,我应该重新调整方向,这样就能使自己在精神世界里也站到巅峰。

不过,我发现要进行这样的转向,就需要首先调整我的一个核心价值观。我一直坚信“承诺”的重要性,它渗透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我对婚姻、家庭、国家、员工和公司都是绝对忠诚,甚至对邻居和全人类都抱着这种态度。对于我而言,承诺就意味着牺牲、成熟、道义和信用,包含着各种各样的美德,至少对我而言是如此。不幸的是,在商业世界里,衡量承诺的标准简化成了时间。通常而言,你是否对工作足够投入,就要看你愿意工作多少小时,就要看你牺牲多少与家人共度的时光,要看你是否能够离开家,为了某些客户漂泊在外地。承诺变成了可信度,变成了要向世人证明你坚守着岗位,并承诺还会坚守下去。如果你付出了大量的时间,那么就证明了你的投入。如果你不愿意付出这么多的时间,那么你的投入程度就会受到怀疑。时间变成了唯一的衡量指标。

但是,自从我们公司接受了那位顾问的咨询,特别是我的家人和我自己度过了梦魇般的几周时光之后,我开始怀疑承诺是否另有真谛。事实上,承诺和时间无关,和可信度以及确定性也无关。承诺是有深度的,它需要为之付出努力,需要激情。需要你的心停在某个港湾,而不愿泊在其他的地方。当然,时间也是一个因素,如果完全忽略了时间就有些滑稽可笑了,也不符合常理。但是,承诺最好的衡量尺度并非时间,而是愿意付出的真心,讲得更加准确一些,就是要看愿意流淌的汗水,就是要看你能够多执著地投入。

一旦想通了这一点,我就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新的世界。我无力掌控时间,我也只能或多或少地影响周围的世界。我所能掌控的就是自己的精力,怎样来分配精力,以及怎样用这些精力来应对外部世界,这一思想成了新的指导原则,来帮助我将注意力集中在应有之处。这与其说是“承诺”,不如说是“有意为之”,这个用词和时间更无牵连,更能准确地描述我从始到终都在为什么而努力。

我也不再考虑将来该怎样生活了(也不去过多地回忆过去的岁月)。我需要停止想象两个月以后,一周以后,甚至几个小时以后的生活图景,甚至连几分钟以后的短暂将来都可以先搁置一边。60秒以后的世界,其实和60年以后的世界一样难以捉摸。过去我生活在并不存在的想象世界中,感到心力交瘁。不仅如此,这样做也有些可笑,因为我们可以拥抱如此幸运和美好的当下。

我如果能够学会活在当下,学会体悟周围世界的美妙,那么我就会给自己赢得很多时光。而在我健康的岁月里,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时光(从前我免不了会感伤失去的小时、星期和年月。现在不再这样想了,不再沉迷于悲伤)。对于我只能再活3个月的事实,我是无能为力的,但是如果我调整心态,就可能找到新的方向,这样的调整可以帮助我找回失去的岁月,因为我发现了新的真谛、品质和兴奋点。我所剩下的时日确实已经不多了,不过接下来,每一天的时光都会和从前完全不同地流转。

是谁这么晚才做出了这样重要的一个调整? 我很快就发现,活在当下并充分体悟周围的世界,是我所遇到的最难的挑战。换言之,运营拥有20000名员工的公司,或是在高尔夫球场的前9洞都打出标准杆,都没有这个挑战严峻。不仅是我,别人也会遇到相似的麻烦。下面是两个与此相关的例子。

我的一个同事告诉我说,他要看望自己年迈的母亲,就需要驱车几小时。每次他进门的时候,老人问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下次你什么时候能来?”

我女儿吉娜和我一起去看了电影《蝙蝠侠归来》,这两个小时我俩都很开心。不过,当我们走出电影院后,她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希望还有续集!”她这样期望也在情理之中,她希望现在能够延续,因为她并不真正活在当下。对并不存在的事物的憧憬取代了当下的快乐,本来她可以细细品尝当下的美好。

这两个例子听上去有些沉重,不过事实上,我认为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,谁的心中会不憧憬、不渴望洞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不管是长者还是年轻人,概莫能外。

很快,我就发现了各种各样并不活在当下的人,尽管他们的信念各有不同。他们或者活在将来,或者活在过去,或者哪里都不是。比如说:有些人从来不会倾听,总是不停地提问,却没有耐心听完答案;有些人总是暴跳如雷;有些人像我一样,自认为既看到了树木,也见到了森林,不过可能更多的时间都花在了看树木上,眼中的那些树木真的是森林吗?

因此,我需要学会怎样活在当下,学会怎样让思绪至少停留在现在的几秒钟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总是会分神。即便是为这本书记下一些心得的时候,我头脑中还是充斥着所剩无几的时光是多么宝贵的念头,思绪经常飘向从前的工作,飘向从前面对过的生意场,我还是无法让往事随风。在我头脑中,未来和过去交织在一起,甚至都挤占了我尝试新鲜体验和所能掌控的一切,那就是当下。也许,对未来和过去的眷恋,或多或少地是因为本我的驱使,我这一辈子总是发自心底地在追寻自己的定位,依然把自己看作是对社会能做出贡献的一分子;也许这种眷恋是因为自己比较操心:毕竟我是在写书,为的是和别人分享我的经历,很自然地就会想起从前的某位同事,想起我的侄女,想起我是怎样和客户打交道的。

活在当下真是座难以逾越的险峰呀!

“不过,必须要把它看得简单些,”我这样告诉自己,“谁叫我已经接到死亡判决书了呢?”

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?

不再担心未来,也不再考虑眼前的困难。勇敢地向前走吧,生活有太多的机遇,把握只能在当前。
小说里说太会算计也会折了气数,我觉得很对,与其苦恼于未来,还不如活在当下。